当前位置:首页 > 流金岁月
春节的礼炮

时间: 2019-01-23         浏览次数:168

 

 1979年,我在豫西一家特种炮弹生产厂任军事代表,以特殊的身份,乘坐往前线运送特种炮弹的专车,到国家中央靶场进行实战试验,试验合格后,专列发往中越边界,投入自卫还击战斗。 

 这批特种炮弹,是前方战场急需的紧急物资,也是重点的科研项目。春节前夕,20辆汽车在厂门口排了一长溜子,整整等了10天。

 到国家试验基地进行炮弹专项性技术、性能试验,这对于专职兵器监造者——军事代表来说——习以为常了,多年养成的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接受任务,说走就走。一年365天,研制、试验就要占去200天以上,春节在隆隆的炮声中度过是常事。

 阴历腊月二十三日,上午10点整,前线急用特种炮弹鉴定会,在紧锣密鼓中进行。会上,我签完靶场选弹一应试验手续,立即随试验组一行,包括司机苏师傅在内,一共7人,押着精心挑选的靶场试验炮弹,向试验基地进发,8个小时的长途行驶,行至秦岭脚下,天已近黄昏,汽车艰难地爬至秦岭半山腰,发动机突然起火。车上装着80发全装药炮弹,威力无比的大口径炮弹。两具粉沫灭火器对准火头,仍压不住火势,风助火旺,危在旦夕。

 在大难临头的关键时刻,司机苏师傅偏偏又犯了癔怔。任其那不言不语的大火熊熊燃烧,就那么傻愣愣的坐在驾驶位置上。人到忙中无主意,全车的头头脑脑门,竟然没有一个人能想出灭火的高招。即使是每个人都以黄继光、董存瑞的大无畏精神,作好了粉身碎骨的准备,静等着车毁人亡,地覆天翻的壮烈时刻。3秒钟的刹那间,还是苏师傅意识到了,这个天翻地覆的麻烦,还得靠他,也只能靠他才能转危为安。

 他毕竟在汽车十二团呆过,曾雄纠纠气昂昂的跨过鸭绿江,光荣地参加过抗美援朝的秦川江抢运弹药任务,只见他刷拉一声撕开外罩衣扣,刹那一个返臂脱掉外罩,随手甩出车门外,推开车门,就势一个翻滚下车,扑在路基旁,两手不停地扒沙子。边扒边用手捧沙子往外罩衣服里扔,嘴里边不停的狂言乱语,虽然有点歇斯底里,但还是激醒了傻坐在车上的所有人员:“快快,快跳车呀!快跳车呀!你们都给我滚下来!千万不能让火引燃油箱。快用沙,沙压,压,火,火,火-----”

 车上的人虽然有点莫名其妙,但终于还是领会了苏师傅的意图,6个人全脱掉外衣,趴到地上兜沙子往发动机上盖,土办法还真行,火终于被熄灭了,可衣服却穿不成了。

 更为揪心的是,苏师傅的癔怔终于一发不可收拾,一下软瘫在地下失去了知觉。

  “快掐人中,掐人中啊!”有点急救知识的我一把将苏师傅揽在怀里,大拇指甲深深地陷进他的人中处。3分钟过后,苏师傅长吁一口气,挣扎了一下,想起什么似地将我推了个后仰,跨步就往驾驶室里钻,冲着烧成灰土髅的发动机,他还是没忘自己的神圣职责,连着打了几次火,再也发动不着了。彻底失望的苏师傅,两眼痴呆地仰靠在驾驶椅上。

 百里荒郊,无人无家,出师不利呀!

 夜深了,漆黑无聊的夜,更使人难熬。飕飕的北风,强劲的呼啸声,夹杂着急疾乱窜的飞雪籽子,鬼哭狼嚎般的钻心刺骨。

 人们常说,“腰里无铜(钱)寸步难行。”我们虽说不是富翁,可身上吃饭的钱还是拿得出手啊。再说,管生活的后勤科长也是试验领导小组的主要成员,巧媳妇难做无米之炊呀!这百里荒原,哪有人烟。有钱又有什么用?我们真正到了寸步难行的地步。这才真正品尝到了,什么叫饥寒交迫的滋味。我站在秦岭的半山腰处,向下看,万丈深渊,向上看,井蛙观天。7个堂堂的男子汉,没火气了。

 一阵凄风苦雨、毛骨悚然的恐惧感过后,我拖着颤音提醒大家,说:“坐,坐着等,等死,还不,不,不如推车求,求生啊!”

 “对对对,冬月天气,推车可以取暖。”大家积极响应。此刻,苏师傅完全恢复了往日的清醒,他让大伙将车推到一个下坡处,挂上挡,打开油门、电路,想借用惯力将发动机憋着,连着几次都失败了,发动机好像有意和人作对似的,无动于衷。我们就这么走走停停地推着走着,推了20公里的山路,筋疲力尽。

 “深更半夜,千万不能倒下,咬牙坚持。坚持就是胜利!”大家心里是这样想的,继续慢步在十八盘上,一步一步地向前缓行。饥腹咕咕叫,两腿颤悠悠。正值危难时刻,远处一束灯光闪耀,大家精神一振:“噢——!”

 “有救了!”

  “噢——!”

  “有救了!”

 约半个小时左右,商洛汽车修理厂的检修车从此路过,汽修师傅们看到我们的狼狈样,又是搞国防工作的,二话没说将人和车拖回修理厂,热汤好菜招待一顿,又免费修理了整整一夜,终于使抛锚的汽车焕发了新生。我激动得跑到锦旗店里特制了一面锦旗表示谢意。

 友谊何必曾相视。

 秦岭脚下有情人!

  激情感谢之后,苏师傅又精神焕发驾驶着弹车,行驶一天,总算顺利地翻越了秦岭。又行了二天一夜,到达试验基地,哪还顾得上休息,我指挥苏师傅将弹车直接开往基地调度室。我与总调度张高强是老相识了,见面少不了来两句客套话:“辛苦你啦!为我们试验,春节也不能休息,多不好意思。”

 “辛苦?我们搞专项试验的,什么样的酸甜苦辣没尝过。已8个春节啦,8个呀!都是这样过的,这就叫养兵千日,用在一朝嘛!”张调度风趣地说:“不好意思?那你为啥不呆在家里,安安生生过你的年,大年下还要往我这儿跑干啥?”“军人的本职,祖国的尊严,神圣的领土不可侵犯!”我的口气有点激情动感,可张调度他还是满脸的愠色不减,显然是对我的客气话有点不大满意,说:“既然知道,还给我油嘴滑舌的,净说好听话,有那个必要吗?”

 按照精强度试验程序,张调度将炮弹送入了保温房,进行24个小时的保温后即可进行靶场实弹射击了。

 零下十四、五度的野外作业,穿着皮大衣、皮靴,也没有增加多少温度,总感觉浑身冷冰冰的透心凉;胡子、眉毛、眼睫毛上一层白霜;冒着热气的尿,洒到地上即刻成冰。厚厚的雪层好似洁白的绒毯铺盖在大地上,人在上面走动,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随之,留下一串深深的足迹,这才是一步一个脚印哪!

 实弹射击开始了,咚咚的炮声,夹裹着呼啸带哨的炮弹,飞向百里外的目标区,如辞旧迎新的礼炮响彻在百里无障的荒原上空。

 这响声,惊动了雪层下边“冬眠”的田鼠、刺猬、狐狸、兔子等野生动物。它们被吓得在雪野里狂奔乱窜,边跑边回头张望,当它们确认无恶敌攻击时,随放慢了速度,最后干脆大胆返回洞穴中继续睡眠。

 旷野眺目,一片银白,不是北国,胜似北国的好一派“北国风光”尽收眼底。我触景生情,竟然放喉高唱起了“北国之春”,吭腔歌声飘荡在雪野上空。

 亭亭白桦

 悠悠碧空

 微微南来风

 木兰花开山岗上北国之春天

 啊北国之春已来临

 城里不知季节已变暖

 不知季节已变暖——

 妈妈又在寄来包裹

 寄来包裹御寒冬

 故乡啊——故乡啊

 何时能回你怀中

 ------

 回眸雪野黑白分明,有黑点处不是兔穴便是田鼠洞口。白天田鼠是看不见东西的,只能靠鼻子闻,鼠目寸光嘛!偶尔一两只田鼠,在雪地上拐弯抹角地乱窜,这很可能是它们饿急了出来找食物吃的。

 也许,这天长日久的试验,它们听惯了炮声,也就无所畏惧了,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窜到炮位前偷吃我们剩下的饭菜。藏在雪穴中的兔子,只露两个鼻孔在外呼吸新鲜空气,没有大的惊动,它一般是不离开热窟的。在测量精度弹着点时,我走至一兔穴近20公分处,它才慌忙跳起逃跑。虽然吓了我一个惊乍,但还是连连惋惜地说:“可惜可惜,脚步再稍迈大一点点,不就踩着它了。”

 兔子跑的快,雪深也无奈了。我吆喝一声“抓兔子啊!”,靶场参加试验的勤务人员,30多个人合拢围歼,不到10分钟便生擒了这只兔子。

  “大年三十打兔子,有它过年,没它也过年。”那只兔子充其量也不过4斤来重,就这4斤来重的兔子,除去皮毛骨杂也不过只剩下有2斤来重的净肉了。但除夕之夜,我们参加试验的30几号人,还硬是将那只胜利的果实——兔子剥皮掏腹作为一道贺菜下酒,度过了一个丰盛的三十晚宴。

 春节那天,参加试验的同志们,欢天喜地的坚守在各自的岗位上,以清脆的炮声,庆贺着新一年的第一天的开始,老天开恩,强度试验比较顺利。检测结果,符合技术要求。

 精度试验麻烦来了,麻烦就出在空军机场。

 精度试验,是按火炮操作规程,按战地实战要求,进行60公里射程的弹着点散布精度计算,而达到设计要求的试验项目。第一发温炮就出现了怪事,炮弹从空中飞行的飞机下边呼啸而过,吓得飞行员直骂娘:“操你娘的,瞎了眼,没看见老子在天上飞吗!”

 这些镜头,别说靶场试验人员看不到,就连飞机场的千里眼——雷达监控站也别想看到,我们是通过无线电报务收到的。

 飞机场也大动肝火,当即要追查试验基地的责任,张调度不买飞机场的账。因为,他事先已经与飞机场约定过,今天不起飞,所以才进行远距离精度试验的。试验基地虽然有约在先,空军机场也承受诺言,但他们没有通知制造机厂,制造机厂有一批战斗机正在进行出厂前的试飞。据说,这批战斗机,也是参加对越自卫还击用的新型机种。

 事情已经出现,试验还不能终止,我代表军厂双方意见,与飞机制造厂和空军机场调解协商,机场答应春节停飞两天,这样才满足了我们的试验要求。

 “无巧不成书,祸不单行。”是喻之为人们在连续不断的曲折下,应保持清醒的头脑,警惕再度发生事故,但有些事情确实是无法预料的因果实事。精度试验项目刚刚顺利结束,整个基地沉浸在喜庆和参试人员返回的喜悦之中,65公里处传来不幸消息,移民区一户老百姓家,一位80岁的老大娘听到炮弹爆炸声,吓得目瞪口呆地躺在床上,要基地领导马上前去处理此事。我又同基地领导带着医生,驱车65公里雪野,到移民区老大娘家诊治并赔偿80元钱的营养费了结了此事。

 随之,20辆满载特种炮弹的汽车,浩浩荡荡地驶出了厂区,在专列上,我与前线指挥部的押车参谋交接完一应文书。这些特种炮弹,在过对越自卫还击战场上发挥了巨大的威力。(武汉军休三中心  路兴录)


版权所有:湖北军休网 鄂ICP备11008194号 您是本网站第1519667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