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流金岁月
与功名和死亡擦肩而过

时间: 2019-01-17         浏览次数:208

 

——亲历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轶事之二

 

 在人们的印象中,似乎只要参加了战争都能立功受奖,其实不然,当时参战人员中能够立功受奖的仅仅是少部分,多数指战员虽然经历了战火的生死考验,但未必都能立功受奖,甚至有些牺牲的战友也没有立功,有的烈士也仅仅授予三等功,因为立功受奖人员的数量、等级都要受到一定比例的限制。

 当时我所在的54军后勤部战勤处共有3名参谋,廖兴寿、胡家顺和我,他们都年长我十几岁,家有妻儿老小。在战前进行工作分工时,我一直是自报奋勇地要求到一线去,到危险的地方去。因为我当时的想法很简单,一是我很年轻,吃苦在前,理所应当,二是我孑然一身,没有家庭及妻儿的拖累,没有后顾之忧。所以,凡是需要打前站或到前方的工作,我都会先行一线。当时的分工是,我到先谴组和前方指挥所,廖参谋在军后勤基本指挥所负责综合工作,胡参谋主要负责军后勤直属分队的管理。19日,随韩军长率领的各师师长、军独立团团长等到云南、广西中越边境勘察地形,212日,随全军先遣队专列第一批出发,我都是首当其冲,作为首批行动的成员。自卫还击战217号打响时,54军只有部分部队到达广西边境地区,后续部队还在开进途中,所以作为战役预备队待命。17650分战争打响时,由于我们驻地离边界并不远,还可以隐约听到隆隆的炮声。中午以后,公路上便有伤员不断被运下来,次日还有几辆被打坏的坦克也在往后方开,目睹此景,我感到此仗或将是残酷的。18号上午,我去军指挥所送文件,这时军作训处突然通知后勤部参加军前方指挥所的人员马上出发,随军前指到所属162师实施靠前指挥(韩军长是到南宁受领任务后乘飞机直接赶到前线的)。因为当时通讯不便,找不到我,而且也没想到这一去就难以返回,便临时让廖参谋顶替我前往,由于这一临时变化,使我没能跟随部队出境而留在了军后勤基本指挥所(按当时上级要求,军机关一律不准出境)。54军所属各师到达指定位置后,分别部署在3个方向上,配属广州军区部队作战(这也是战后总结经验教训时常被指摘的诟病)。廖参谋参加军前指后,随162师进入越南境内,枪林弹雨,险象环生,自不言说。该师也先后取得了攻打复和、高平、广渊、重庆等战斗的胜利。

 部队从越南境内撤回国后,在边境地区驻扎了个把月,主要是开展休整和战后总结、评功评奖等活动。机关评功评奖时,分配给我们处只有1个立功名额,因为廖参谋战中始终在前线,也可以说是冒有生命危险,因此我主动提议给他记功。自己参战且做了大量工作而没立功,虽有遗憾,但也很平淡,比起牺牲的战友更是无话可说。

 当时我虽然身处军机关,但并不意味着毫无风险。3月初,我随军后勤部李副部长到所属部队调研后勤保障情况。当时162师尚在越南高平省复和县境内待命,距离广西龙州县水口镇大约十几公里。水口镇与复和县在水口的中越边界线,是以一条一二十米宽的小河为界,有一座小桥和一条砂石路可以通行,边界上也没有明显的口岸关隘。我们在调研完其他已撤回国内的部队后,本打算到162师去看看。我们乘坐一台吉普车,出境后走了一两公里,突然听到公路附近响起了隆隆的炮声,不知道是谁打的,也看不到部队往返的人员、车辆,此前已发生过部队回撤时遭敌袭击的情况,我们是单车行驶,连驾驶员也才3人,仅仅由我携带了一把手枪,实在不安全,当时我倒很想闯过去,但顾忌首长的安全,最后不得不掉头返回。

 任何一场战争,伤亡总是不可避免的。在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牺牲的众多战友中,我认识的只有初中同学王息坤和曾经同在162师机关工作的女兵郭蓉蓉。王息坤是我原信阳市二中的同学,高我一届,但我与他并不熟悉,只是他牺牲后在网上看到他的英容后才有所记忆。他时任4856连排长,带领4名战士和1挺机枪,以少胜多,歼敌60多名,在搜索残敌时壮烈牺牲,后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称号。郭蓉蓉是师政治部放映组组长。她原来是师宣传队“特招”来的舞蹈演员,因为入伍手续不健全,几年都领不了列编的津贴费和服装,一直是师机关作为特例补助解决,但她热爱军营、热爱事业矢志不渝。直到战前师里有了提干权,任命她为放映组组长,这才算正式解决了她的军人身份问题,谁知才过了个把月她便牺牲了,想起来真得令人非常惋惜。她的芭蕾舞跳得非常好,主演过芭蕾舞剧《沂蒙颂》中的红嫂。由于我们同在师机关工作,政治部和后勤部食堂紧挨在一起,就餐时常常能够碰面,所以彼此也都熟悉。关于她牺牲的情况,据网上帖子说,战中因为没办法放电影,她主动请缨到伤烈组工作。226日下午,郭蓉蓉和伤烈组的同志护送烈士遗体回国,途中突遭敌人三面火力点的猛烈射击,郭蓉蓉不幸中弹牺牲。据战后我了解的情况是,当时师后勤及医院位于越南高平市南部的教维地区,离国境线约30多公里,由于部分烈士遗体需要后送,加之师财务科、军需科的军费(包括人民币和越南货币越盾)、军用粮秣票和政治部的放映器材等,因战中没有放映任务,人民币和军粮票也用不上,所以师领导决定让政治部、后勤部派人提前送回国,并派有少量人员押送。途中突遭越军袭击,郭蓉蓉当时脖颈中弹牺牲,其他人员跳车撤走,车辆及所运票款、烈士遗体、放映器材等都被从山上下来的敌人抢劫和焚烧殆尽,郭蓉蓉的遗体也化为灰烬。郭蓉蓉牺牲后,《解放军报》曾以整版篇幅刊登过她的英雄事迹。她也是那场战争中我军唯一牺牲的女军人,后被追授三等功。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我曾经是162师财务科助理员(出纳),后改行当战勤参谋,如果我不是因为改行和调走,或许郭蓉蓉乘坐的那辆车也该是我乘坐的,若此,我会不会“光荣”或负伤也很难说。当然历史没有如果,历史也不能假设。王息坤、郭蓉蓉,还有许许多多不知姓名的战友,为了祖国的利益和人民的幸福,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我们活着的人还有什么不能满足,还有什么个人利益要去苛求和索取呢?(武汉市军休三中心  解大军)


版权所有:湖北军休网 鄂ICP备11008194号 您是本网站第1519667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