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流金岁月
血战松骨峰

时间: 2018-12-30         浏览次数:100

 

 袁启楼今年91岁,抗美援朝老兵,1950年入朝作战,历任警侦连文教,营文教,团宣教助理,火线上任连指导员,特务连指导员,1953年回国,曾获抗美援朝国际勋功章。

 袁老年事已高,讲起当年在朝鲜战场上的事,心情沉重。他经历过进军西藏剿匪,激战过二郎山;黔东南剿匪,血战南宫寨,与苗瑶结成深厚友谊。每逢想起死去的战友,总是腔噎气哽。他说不少战友把尸体埋在异国土地上,他能活着回来,对生活很满足,他从来不居功自傲,从不向政府伸手要待遇,满含热泪对笔者说,“物换星移几度秋,潮起潮落无止休,时光流逝覌浮云,耄耋回望风烟稠。”常在梦中惊醒,那些熟悉的战友在战火中倒下的身影令他难眠。

 有一次,他和连长检查阵地,发现美军空投的两个特务降落伞掛在树上下不来,两个朝鲜人民军也够不着,只顾用树枝抽打也打不出个所以然来,袁启楼对连长说,把树伐倒详细审问。树倒后袁担任记录,审清了这是美国派遣的两个谍报员来刺探军情的,其任务是为美机轰炸目标作信号指示点。虽然弄清了情况,阵地马上也采取防空隐蔽,但还是晚了,八架敌机在阵地上空狂轰滥炸了20多分钟。袁启楼借飞机返回瞬间,跑去友邻阵地覌察敌情,不幸踩响一颗定时炸弹负伤倒下,二排长和几个战士跑来救援,第二颗炸弹又响,战友当场牺牲一人,负伤多人,卫生员把他背入防空洞救治。防空洞内缺水,只有炒面,看到战友们难以下咽的痛苦样子,袁启楼带伤出去找水,排长望着防空洞外敌机第二轮轰炸的硝烟阻止他,他说,战友为我负伤,还有一人永远回不来了,我比起他们还是幸运的,没有水吃不好哪有战斗力!

 袁启楼老先生回忆起赴朝作战的场面,有时泪流满面,他说有一次铁原阻击战打的非常壮烈,志愿军方面伤亡惨重,战斗历经48天,他临危受命,担任战地连指导员,因为这个连主要指挥员先后牺牲,连队干部只剩副连长,后续部队上不来,阵地剩下的战士少,战线长,缺水少食,敌机不断轰炸,战士们顽强坚守阵地,发誓人在阵地在,我这个临危受命的指导员与战友们患难与共,英勇顽强抗敌,抵住敌人一次又一次冲锋,阵地前漫地都是敌我双方的尸体,目不忍睹,我和战士们用生命保住了阵地。那次战斗间隙,他手拿话筒向敌人陣地喊话劝降,敌人向他发射燃绕弹,差点被烧死,后来被战友救出弹坑。他身经数战,伤痕累累,他是连队文教,比别人多了一样责任,只要有时间就教战士学文化,唱歌,大家都很喜欢他,他说1950年1月3O日拂晓时分,38军2师335团1营3连血战松骨峰十分壮烈,美军出动32架飞机,18辆坦克,几十门榴弹炮向我军阵地冲锋,我军顽强抵抗,打得天昏地暗,三连损伤残重,到晚上人数剩下不到一半,最后冲锋时,子弹打光了,拼刺刀,排长李魁武用双手抓住敌人刺刀,四个指头全断了,还和敌人搅在一起,等卫生员把他抬下战场时,嘴里还咬着敌人半个耳朵,战争的残酷劲他亲自领略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宁死不屈的精神为中国人民写下了无数篇可泣可歌的英雄的赞歌。

 袁老每当回忆到赴朝两年多的时间里的经历和見闻总是唏嘘不巳,他用晚年不能再劳动了的时间写了一本回忆录,《回望风烟路》,由于文化不高,语言重复,断断续续写了近十年,回忆当年往事逼真,一心成书留给后人作警醒,去年生命垂危之际,他听儿子说他的回忆录快要印出来了,强打精神又坚持服药,当《回望风烟路》一书放到他眼前时,病竟然奇跡般的好转了。目下他还顽强地活着,我告诉他儿子说,我想把袁老的事迹报道出去,文章的名字叫“一本起死回生的战斗《血战松骨峰》在咱们军休网和军休风采上宣传一下。”他听后笑迷迷地说,我不能死,我得等着看到哪本宣传我的军休网和杂志。我笑了笑说,“为满足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功臣长命百岁,我尽力而为!”(武汉军休三中心  黄兴洲)


版权所有:湖北军休网 鄂ICP备11008194号 您是本网站第1495014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