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流金岁月
老排长带我看哨所

时间: 2018-12-22         浏览次数:126

 

 1959年9月,在边远的海防前线,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领导调我到海防一连一排的小山岛,接替老排长石万峰。我既高兴又担心:一排是个红旗排,我这个入伍三年的新干部能接好老排长的班吗?

 政委看出了我的心思,开导说:“调你去小山岛接任排长的建议是老排长自己提出的,党委研究决定的。”我听完政委的话感到有点奇怪:我和老排长不在一个连队,和他不认识,他怎么提名推荐我呢?

 我去小岛上任的第一天,同志们亲热的围着我问这说那,亲如兄弟,使我心里热乎乎的。这时,从门外走进一个人,悄悄的在一边忙开了;他把自己的被盖移到旁边,把我的背包打开铺在他床上。战士们挤眉弄眼的向我小声介绍说:这就是我们的老排长石万峰。排长转过身笑容满面的瞅着我,上下打量我的着装仪表,温和的说:“你来到新家了,我们抓紧时间,出去看看。”随即,他一摆手说:“走,咱们先去看哨所。”

 老排长带我来到一块大礁石上,脚下是波涛翻卷的大海,旁边有个水泥固定的金属战标,一面五星红旗在顶端呼啦啦的迎风飘扬。红旗下,哨兵挺胸直腹,英姿飒爽站在岗位上。这时,老排长用脚跺跺大礁石,解释的说:“大礁石的真名叫‘云顶石’,在海里就数他站得高、望得远。在这儿站上几次岗,眺望几次哨,就会自然的爱上‘云顶石’。老排长说完拍拍我的肩膀,对我寄予很大希望。

 这时,我趁机问老排长:“你为什么点名要我上小山岛接你的班?”老排长意味深长的说:“我在团里开会看过你们班的先进事迹,你是优秀共产党员,几次军事演习你们‘尖刀班’都受到嘉奖。我想,你能带领全班干得轰轰烈烈,也准能带好这个排。”接着,他又动情的说:“今天,部队强军建设,就需要你挑更重的担子……”

 老排长说完,又带我跳上礁石岛顶端,踮起脚四处观望。我问他望啥,他不好意思的笑着回答:“我也知道望不着什么,可总想四处望望,说不定能看出什么新的破绽。”接着,他启示我:“你记着,明天雾散时咱们再来看,海上就会出现一幕幕天籁美景,一幅幅自然图画!”

 下午,天色真的开始变了,乌云从天边扑来,接着就是山呼海啸,小山头似的巨浪一个连一个从海里跳上砸下,震得礁石小岛闪闪抖动。就在这时,老排长严肃的对我说:“上级命令我们,要在礁石岛上增设夜哨。走,咱俩先上去看看!”于是,老排长帮我扎紧鞋带,接着提示说:“这200米上哨所的路可难走啊!要从‘龙王角’上攀登,你刚来,需要很快熟悉它。记住,去时我走前,你跟后;回来时,你走前,我跟后。”

 老排长说的话,千真万确。平日上岗的那条小路被汹涌的海涛封得严严实实,有遮天蔽日之势,两三丈高的巨浪一排排砸下来,像重型炮弹爆炸那样轰隆隆发出巨响。

 我们沿着风势较弱的沟沟坎坎摸索前进。正在走着,突然感到风势小了,仰脸一看,到了一壁悬崖跟前。我正用手往上攀,老排长大喊:“别动!”可已经晚了,我的右手已被什么东西割破了。借着海水的磷光一看,石壁上附满了尖利的海蛎壳,每一片都像竖立的小尖刀那样锋利,我这才明白了小山岛“龙王角”的含义。老排长赶忙掏出手绢把我的右手流血处包扎好,带领我到一个经过修凿的地方,他弯下腰让我踩上他的肩膀,一挺身把我送上了悬崖顶,然后,他又拉着我的手,我们迎着海风,喊着同一的口号“加油!”全都攀上了悬崖顶。

 越过“龙王角”,穿过岩石坑道,我们到了云顶石下面。这里已成了狂风恶浪的营盘,巨大的浪花和水沫打得人晕头转向,睁不开眼。老排长把我领进了坑道,他自己却出来挺胸站在新的哨位上。我在坑道里大声喊:“老排长,风浪太大,我们一起站哨,可互相遮挡照应。”“不,你刚来,人生地不熟,有我在这里就可以了!”老排长的话音刚落,突然“轰”的一响,金属战标倒了,我束手无策,急得团团转,定眼一看,老排长还是稳稳地站在云顶石哨位上,像一尊塑像。

 老排长从云顶石上下来,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今后不论遇到什么惊涛骇浪的事情,都要沉着冷静、勇敢坚强!”接着说:“你要记住,岛上的工事受海浪摧残特别大,哨所最容易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故。”话音刚落,老排长又大步流星跨上哨位,他用绳子把自己身体揽在水泥柱上,便伸出一只胳膊,紧紧地连拉带扯挽住我。这时,我格外兴奋,和老排长并肩站哨一直到深夜,圆满完成了上级下达的预定任务。

 在回营的路上,我走前,老排长跟后。我们钻坑道、攀石壁、看哨所。老排长注视着我的每一个动作,他聚精会神,一直没讲话。

 到了海滩边,风势小了些,但潮水正猛,海浪更凶,把几十斤重的石头转眼就卷进了海里。我习惯地回头望望老排长,他还是不吭声,只是用信任的目光看着我。我勇气倍增,选一条小路,冲上前去。这时,海上响起了一阵呜呜地怪叫声,我回头一看,大喊一声:“挺住!”老排长和我紧靠在大礁石旁不动了。转眼间,一排很高的恶浪从半空中滚滚冲下来,冲过礁石,闯过海滩,从我们身上冲闯过去……

 当时,我只觉得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我们向前猛推;同时,我还感到有一只有力的大手拉住我的身躯。不一会,凶猛的海浪退了,我抓紧时机,和老排长一起跃过了这道险恶的海滩。

 回到宿舍,全排人谁也没睡,见我们回来了,“呼啦”一声围了过来。我心里一热,浑身的疲劳、湿冷全部消散了。

 黎明时分,老排长到我床头前喊:“一排长,快起来!”我立即穿好衣服跳下床,紧跟老排长拔腿奔出门。

 大海早已平静下来,我们穿过薄雾。越过礁石“龙王角”,一阵猛跑,来到昨夜战斗过的地方。老排长拉我登上高高的云顶石头,象昨天一样,踮起脚来四处瞭望。我看见,在尖峰山顶上,矗立着一个尖塔样的东西,高得入云象要刺破天,我惊奇地说:“哟,老排长,你昨夜盼望的东西原来是这个尖塔呀!”老排长果断地说:“那是我们又一座新的哨所。走,看看去!”老排长说着就拉着我钻进云雾。当年,修建塔的战友们顶风冒雨,日夜苦战,尖峰塔建成后,经受了暴风雨的考验,实属一流工程。

 我俩沿着旋梯登上了塔顶平台。啊!扑面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幅壮丽的图景:脚下,是雾气腾卷的云海;透过云海缝隙,又可看到白浪漫卷的大海,这是神奇般的两层海啊!而这一切又沐浴在旭日的光辉中,使人感到心胸像大海一样宽广。这时,我想起昨夜那轰鸣的狂风;那巨大的浪峰。只有和风浪搏斗过的人,才能深刻感悟到祖国的山河湖海是如此地雄伟壮丽。

 这时,老排长从怀中掏出一包东西, “红旗!”我惊喜地叫出声来。老排长走到旗杆下,将红旗一抖,忽然招手叫我。他把红旗往我手上一放,轻声吩咐我:“一排长,你来挂旗!”我的心剧烈地挑动着,感觉到手中的红旗还留着老排长的体温。我全神贯地把五星红旗挂好了,一松手,呼呼啦啦,响声不停,鲜艳的五星红旗在我们面前迎风飘扬。

 这时,老排长毅然眼盯着远方,坚定地说:“总有一天,我们要把五星红旗插到祖国的台湾!插到祖国的每一个岛屿!”

 我们升好红旗,从塔顶走下来后,老排长深情地望着我说:“我带你看了哨所,升了五星红旗,咱俩要再见了。”我惊奇地说:“你到哪里去?”他把手一指,那里是一望无垠的海洋深处。这时,老排长拍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告诉我:“我又要去开辟一个新的哨所,那个岛更远,更险要……”

 60年过去了,老排长带我看哨所的音容相貌、顽强的拼搏精神,不时引起我的遐想,回味无穷……(武汉市军休五中心 胡西荣)

 

 


版权所有:湖北军休网 鄂ICP备11008194号 您是本网站第1495017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