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流金岁月
多年后 记忆依旧清晰

时间: 2018-12-10         浏览次数:164

 

 六十多年前,我们还是一群十几二十岁的爱国青年学生。为响应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高唱“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的战歌,满怀爱国热情,跨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行列,参加军事干部学校——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通信学校。

 转眼,大半个世纪已然过去,但每每想起这段刻骨岁月,记忆,依旧清晰。

 那时,我们从无锡各个学校聚集在一起,经过苏州到达上海,穿上军装正式入伍。随后,我们乘坐大轮船,由上海开往武汉。第一次坐大轮船,大家兴奋不已,完全没意识到周围四伏的危机。

 轮船白天航行,晚上停航。一天夜里,轮船正停靠在一个码头上休息。忽然有人发现在岸上的远处,晃动着微弱的手电筒光。但是我们没有在意这些,依旧沉浸在第一次坐轮船的激动心情中。第二天一早,部队同志抓了一名男子上岸,后来才知道,那男子竟是一名敌特分子,而昨晚岸上微弱的手电筒光,正是敌特分子向船上特务发的信号:想要他在船上搞破坏。

 特务的行动并没有因此而停下。到了汉口后,我们住在尚智中学(也就是现在的武汉六中)。临离开武汉时,有一名学生特务被捕。原来这个特务是参军时,敌特安排潜伏在队伍里,准备伺机行动搞破坏。

 最后,我们终于安全抵达了四川广阳坝。

 广阳坝是一个具有革命传统的小镇,却也是国民党特务经常出没的地方。这里生活条件非常艰苦。第二通讯学校的一个大队就设立在此,我们在这里进行了预科学习。在预科课程完毕、正准备搬迁到学校本部的前一天晚上,突然听到一声枪响,接着,紧急集合的军号吹响了。

 孟宪章指导员立即对我们说:“有情况,紧急集合”。当时我正好右脚大拇指被压伤,一走路就痛得很厉害。听到有敌情赶紧打起背包一瘸一拐地跟着大家到大操场集合。李文广大队长见我狼狈的样子,对我说:“吴祖武跟着大队部走”。我想,既然有敌情,怎么能够连累大队干部呢,于是坚持随班一起走。在班里同志们的帮助下,非常艰难地走完了全程。天亮了,大家回到集结地一看,有些不好意思:操场上乱七八糟散落着大家集合时落下的东西,和大队部收容队沿途捡到的东西。忙活了半天才知道,这是一次紧急集合演练。从全过程看,大家的表现是不合格的,距离当一名真正的军人还差得远哩。

 休整了两天,大部队就迁往校本部广安参加本科学习,我的脚伤还没好,不能跟随大部队行军,只能安排在病号班坐汽车走。为了安全起见,部队专门配了几名老战士保护我们。一路上看着四川的青山绿水,心里自然是兴奋得很,还不时地高声唱歌,这时有位老兵告诉我们,这一带地形复杂,经常有特务分子活动。大家听了既紧张又害怕,生怕什么时候敌特分子出现。

 车开到一个山坳口停下来休息,大家也可以下车自行方便。由于缺乏经验,上车后没有清点人数就走了,过后发现少了一名战士。可车子不能开回去寻找。不知谁说了一声:“反正后面还有我们的车,他可以上后面的车走”。谁知道,这名年轻的战士没能等到下一辆车。被发现时,他已经牺牲在路边。这是一次血的教训,时至今日回想起来,我都后悔和愧疚不已。

 在广安学习了几个月,我被调到南京雷达学校,学习雷达工程。1955年3月毕业便留校任教。为了让我们这些年轻教员了解雷达部队的实战情况,学校领导组织到雷达部队实习、考察,我们先到达福建厦门的一个雷达站。

 雷达部队往往设置在非常艰苦,且非常危险的地方。这个雷达站所处的位置地势险要,主机设在半山腰,天线架在山顶上。从山顶往下看是一片大海。我们从来没见过大海,都急不可耐地爬到山顶,想领略大海的美丽景色。谁知连长走过来,把我们叫了回去,并说:“我们连前面是蒋军占领的金门岛,而雷达站是他们的重要目标。他们经常向我们开炮轰击,为此雷达已经搬过好几次家,最后才决定把主机设在山背后,将天线架在山顶上。尽管这样,我们的天线还是被炸坏了好几次。由于部队技术能力差,设备好长时间才恢复。现在你们都是学校的精英,有尉官,还有校官。若给他们发现了,又一次炮轰一番,那我这个连长也当不成了!”

 为了满足我们的要求,连长专门安排我们在隐蔽室内,观看大海和金门岛的实况。亲眼见到蒋军的活动情况,我们这才意识到该雷达站处于极端危险的环境中。这次考察让我们受了教育,也深刻了解到雷达部队技术力量缺乏,更觉自己肩上担子之沉重。回到学校,大家纷纷表示定要刻苦学习、努力工作,为部队培养更多雷达技术干部。

 1957年,学校组织了一批年轻教员下连队当兵,我是第一批,在福建的一个雷达站。当时经常有美蒋飞机在我们上空飞行,因此,雷达需要连续工作,不能休息。记得有一次我们正在午休,突然听到了紧急警报,我问身旁的一位战士这是怎么回事。他说,是雷达出现故障,需要技师抢修。我听后马上赶到雷达车上,只见雷达技师正满头大汗地检查机器,迟迟没有修好。我问他雷达出现了什么现象,他说是发射机打火,开不了高压。情况紧急,为了不耽误雷达工作,我帮他排除了故障,机器便恢复了工作。

 在这次雷达抢修过程中,我发现学校培养的技师缺乏在应急情况下的修理能力,为此回到学校后立即向领导汇报,经领导同意,临毕业前在我教学的班级上,进行了一段时间紧急抢修的实战训练,加强学员在应急情况下的修理能力。

 为解决部队缺乏训练器材的困境,提高部队的技术水平,亟需研制出一个能发射与飞机目标雷达信号相同的装置——假目标练习器。1965年,空军雷达兵部将这项科研任务下达给了各科研所和院校,学校安排由我带领几个同志完成这项任务。那时文化大革命还没结束,学校也没有正式开课,人心比较涣散,科研条件也比较艰苦。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几个人硬是咬着牙,研制出了样机。由于没有经费,这台样机是利用废旧电器组装而成的,由我和沈伯然同志一起送到北京雷达兵部审查。

 据了解,在我们之前已经有几个单位赴北京送审,都因不符合要求被否定了。雷达兵部首长见我们送去了一个破旧的机器,起初并不在意,只派了雷达研究所的一个技术员陪我们去通县的一个雷达站做试验。到达试验场,我将假目标练习器接上雷达,打开电源,转动天线。突然,坐在一旁的连长跳起来,大叫道:“有情况!快停止试验!”该连的雷达技师在一旁,一脸莫名奇妙,说:“连长,雷达高压都没开,怎么会有情况呢?”也是在这个时候,我一颗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下。这说明我们的假目标练习器已经得到了部队同志的认可。这时,那位雷达研究所的技术员才认真地观察起我们的机器来。他认为目标真实可信,我们研制的假目标练习器成功了!

 雷达兵部后来正式选择了我们研发的仪器,并将其交给工厂生产,批量发送给各个雷达部队,部队反应很好。

 如今,那个意气风发的年轻小战士,已然走入耄耋之年。数十年的军人生涯,有太多难忘的人和事,我在此难以一一将它们讲述。但纸短情长,回忆起那段峥嵘往事,记忆依旧清晰,它们也将伴随着我,直到永远。

 今年正值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国家地位日益提高,人民军队逐渐强大,人民生活安定和谐,作为一名退休老军人,我深感欣慰和自豪。愿年轻人珍惜当下,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太平盛世,这可是老一代人用自己的献血换来的啊!(武汉市军休六中心 吴祖武)


版权所有:湖北军休网 鄂ICP备11008194号 您是本网站第1495013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