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流金岁月
为祖国持枪站岗

时间: 2018-12-10         浏览次数:204

 

 作为曾经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员,哪一位没有站过岗,放过哨?

 我持枪站岗、放哨那还是从当新兵的时候。我们新兵连100多新兵每天晚上、白天轮流站岗,守护着我们的营区。

 记得我第一次半夜站岗,是和新兵徐如意一起的。我们俩人一人一杆枪,背着枪雄赳赳气昂昂。我们都是刚入伍没几天的战士,刚开始站岗是比较紧张,天又黑,地又冷,真感到害怕。我们俩互相鼓励、互相壮胆,端着枪,警惕地盯着营区的每一个角落。

 后来,我分到了部队汽车修理厂,当了汽车修理兵。我们汽车修理厂志愿兵、义务兵也有百余位战士。大家在夜间、白天也是轮流站岗。在老兵单位可只就一个人了。我们的车间与宿舍区较远。在车间转的时候,那么一大片面积,只就一个人,真感到担心。营区院墙外,就是随州市火葬场。怕吗?真怕!再怕,也得站好岗,放好哨。因为营区的车间财产安全和宿舍区的官兵的生命安全,都靠我们哨兵保护着。

 有时候,在营区放哨的时候,我们的营区在山坡半山腰上,而随州市火车站在山脚。每当火车“咣当”“咣当”着时,我知道这是地方人民群众在平安地进行社会主义建设。我持着枪,站着哨,感到特别地自豪、骄傲。能为祖国,为人民站岗、放哨真幸福。

 有一次,该我上哨啦。我从修理厂厂部文书那里,领到了枪,步行到两个水塘之间的小路上。这时前面跌跌撞撞地,喝醉了酒的牛延成、……正从营区往外走。看他这样,我提高了警惕,拦住了他,问他跟领导请假了没有。他说没有,我非常严肃地告诫他:“没有领导准假,是不允许出营区的。”刚说完,只见一车间技师曾本银,一车间副主任赖金发两领导追了过来。曾技师对着牛延成大声喝到:“牛延成,你不要违反部队纪律,快回去。”牛延成只好乖乖地跟着两位领导回营区。

 到了空军勤务学院,我成了学员,我一样地站岗,上哨。那可是全学院学员大轮岗,这时是门卫哨,双岗。

 离开了空军勤务学院,我们毕业了,由学员变成军官。在部队这时候,我更多地是查岗查哨,检查哨兵在岗情况。

 我真怀念那段为祖国持枪站岗放哨的时光!(武汉市军休三中心 杨世兵)


版权所有:湖北军休网 鄂ICP备11008194号 您是本网站第1495013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