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视点
守住底线

时间: 2018-12-06         浏览次数:44

 

 几年前听一位著名教授作报告,他说干什么事都得有一个底线,譬如造假吧,你文凭造假,了不得让一个庸才谋取了超过他自身能力的高位,他干不了的工作会有别人帮他干的,对社会还不至于造成太大的危害。我赞同他的这个说法,我早前一位邻居的孩子,勉勉强强读完了小学,拿到了小学毕业文凭,在那个看文凭评定级别,职称的年代,她参加过各种各样走过场的‘考核’,顺利的拿到大专毕业文凭,她凭借这个大专文凭,以及其特有的‘硬’关系,居然能在司法部门当上副处长。我有一次遇到了这位带着墨镜,叼着进口烟的大处长,我以长辈的身份,故意问了她几个很一般的法律问题,说实在的,她的法律知识远不如我这个法律门外汉,她连一些法律常识都不大明白,确切的说,她算是一个法盲吧,显然她回答不了我提的问题,只能说一些似是而非,答非所问的话,很尴尬地离我而去。我并不是要有意为难她,而是对她能够当上这样一个部门的处长,感到不可思议。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大碍,具体事并不需要这位副处长去处理的,国家最多也就是浪费了一把官椅子而已。

 还是回到教授的报告上来吧,他话锋一转说,如果是吃进嘴里的食品也造假,给病人用的药品也造假,那就可能会闹出人命了。这位教授突然提高了嗓门说:‘造假也得有个分寸,有个底线,这就是道德底线。’

 是呀,人,一旦失去了道德底线,也就失去了制约自己行为的道德准则。一个不受道德法则制约的人,他就不会顾及任何社会后果了。这让我联想到那位搞‘基因编辑’的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他挑战的已经不是一般概念上的道德底线,而是在挑战国际上公认的科学研究必须遵守的道德准则。他自以为他对外宣布‘一对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已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的消息后,会获得巨大的光环,接踵而来的就是巨大的红利了;殊不知这是震惊世界的天大丑闻。11月27日,北京协和医院人文和社会科学学院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生命伦理学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翟晓梅,在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上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就是一个极大的丑闻,对于科学共同体、对于国家,已经产生了极其大的负面的影响。’

 贺是在国外接受了良好教育的,他对于基因编辑所涉及的伦理问题很清楚,自然人类经过了千万年的进化,不存在因为遗传缺陷而整体毁灭的危险,而人类对基因组功能的认识至今仍十分肤浅,人工编辑人类基因很可能带来无法治愈的疾病,甚至带来人传人的致命病毒,从而带来人类(包括所谓新人类)毁灭的巨大风险。

正因为如此,凡是涉及‘造人’的‘基因编辑’是不能随意触碰的法律禁区。为此,贺建奎的母校美国莱斯大学迅速做出反应,不但对这种卑鄙行为给予严厉谴责,而且声明已对贺建奎的导师、生物工程教授迈克尔帝拇(Michael Deem)启动全面调查。正因为这事影响极其恶劣,一些国外的实验室都不敢再接收中国学者和留学生了。

 干什么都得有一个底线,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国内参与此事讨论(指网上讨论)的人,竟然有超过20% 的人认为贺建奎这项研究有巨大科学价值,是科学史上的奇迹,他们主张用基因改造出更聪明、更健康、更长寿、更漂亮帅气的新人类,即使淘汰了自然出生的人类,那也是人类的进步。什么叫‘无知者无畏’,什么都敢说,都敢干,他们可以在自己一无所知的‘重大课题’面前,理直气壮地(!)胡说八道。现在全世界有几千个实验室在进行‘基因编辑’研究,还没有一个实验室敢触碰人类胚胎研究,这绝不是说人家在这方面的技术不如我们,恰恰相反,人家的研究是领先于我们的,人类胚胎研究之所以不能轻易触碰,这中间除了涉及伦理问题,还存在着巨大的未知风险。转基因大豆,转基因玉米,人吃了都可能存在巨大的未知风险。何况是直接面对‘人’进行‘基因编辑’!这显然不是一般的道德底线问题了,而是涉及人类未来的命运了。(武汉市军休一中心 罗治安)

 


版权所有:湖北军休网 鄂ICP备11008194号 您是本网站第1469101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