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视点
叛逆精神的赞歌

时间: 2018-12-06         浏览次数:41

            

——《红楼梦》思想意义一析

 

 曹雪芹笔下四大家族的生活,专制,腐败,黑暗,卑屑,令人感到沉闷,压抑,无望。那么在《红楼梦》中,有没有一些亮色呢?有没有他觉得的希望所在呢?有的。那就是对年轻一代叛逆精神的褒扬。对这种新生社会力量的肯定和赞颂,是《红楼梦》反封建思想价值的一个重要的方面。

 男主人公贾宝玉形象的塑造,就是对皇权专制的否定。曹雪芹说自己是“无才可去补青天”,他真的没才吗?没有才华怎么能写出《红楼梦》这样世界一流的作品?他不但有才,而且是才华横溢。他不去补大清这个青天,是觉得这个青天不值得补,没有意义。它已经坏掉了,补之何益?贾宝玉就是这种思想的代言人。首先,那个社会是男权社会,女人没有社会地位。贾宝玉却反其道而行之。他憎恶和蔑视世俗男性,亲近和尊重处于被压迫地位的女性。他说过"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子是泥做的骨肉。我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其次,看不起权势。他憎恶自己出身的家庭,爱慕和亲近那些与他品性相近、气味相投的出身寒素和地位微贱的人物。这实质上就是对于自己出身的贵族阶级的否定。他极力抗拒封建家庭为他安排的传统的仕途道路。对于封建礼教,除晨昏定省之外,他尽力逃避参加士大夫的交游和应酬;对封建士子的最高理想功名利禄、封妻荫子,更是十分厌恶,全然否定。他只企求过随心所欲、听其自然,亦即在大观园女儿国中低吟悄唱、自由自在的生活。他说:“我此时若果有造化,趁着你们都在眼前,我就死了,再能够你们哭我的眼泪,流成大河,把我的尸首漂起来,送到那鸦雀不到的幽僻去处,随风化了,自此再不托生为人,这就是我死的得时了。”想想看,连这样的封建制度的接班人对当时的主流价值都失去了兴趣,这样的社会还有什么希望?贾宝玉是封建贵族家庭的叛逆者,是作者所大力肯定的人物。他把全部热情和理想寄托在那些被侮辱、被损害的女孩子身上,这是对"男尊女卑"的封建传统观念的大胆挑战。其三,宝、黛的爱情是建立在共同反对封建主义人生道路的基础上,带有鲜明的叛逆性质。因此这种爱情愈发展,就和封建势力的矛盾愈尖锐。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虽然最终未成正果,但他们的叛逆精神却是被曹雪芹肯定的。总之,“贾宝玉的叛逆性格的表现是多方面的,而且是"不知悔改"的。他和历来文学作品中的正面形象比较,体现着初步民主主义的色彩,显示了一种新的时代特征。”(游国恩主编《中国文学史(修订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2年)

 从贾宝玉这个形象身上,我们看到曹雪芹的理想无疑是对封建主义持否定态度的,但由于受时代的局限,他找不到现实生活的出路,找不到一条正确的道路。故带有浓厚的伤感主义和虚无主义色彩。

 对封建社会价值体系的叛逆和反抗,还表现在社会底层的被剥削和被压迫者。第四十六回:《尴尬人难免尴尬事 鸳鸯女誓绝鸳鸯偶》。贾赦看上了贾母的丫鬟鸳鸯,想娶她做自己的小老婆。他怕贾母不答应,就先让邢夫人做媒暗中与鸳鸯说明此事,被鸳鸯一口回绝。邢夫人不甘心,又找了她的哥嫂来从中撮合。鸳鸯毫不客气,当场把他们臭骂了一通:“别说大老爷要我做小老婆,就是太太这会子死了,他三媒六证的娶我去做大老婆,我也不能去。” “怪道成日间羡慕人家的丫头做小老婆,一家子都不得仗着他横行霸道的,一家子都成了小老婆了,看的眼热了,也把我送在火坑里去。我若得脸呢,你们外头横行霸道,自己封就了自己的舅爷;我要不得脸,败了时,你们把忘八脖子一缩,生死由我去!” 鸳鸯在贾母面前断发起誓,此生不嫁。自此贾赦不敢见贾母。但他放出话来,除非是你死了,或者永生不嫁!他想不到的是,鸳鸯说道做到,宁死不屈。后来随贾母逝世,鸳鸯自杀殉葬。用终结生命的方式向那个万恶的社会做了最后的反抗。我们既为这年轻鲜活的生命感到痛惜,又为封建主义的罪恶感到愤怒。

 贾宝玉和林黛玉因为爱情不被那个社会接受,结果是黛玉英年早逝,宝玉出家当了和尚;鸳鸯是因为不愿做人家的小老婆,被那个社会生生戕害。曹雪芹通过这样的事情,是想告诉人们,这样的社会是反人性的,反人道的,也是反人类的,不该存在。他们虽然没有撼动大清王朝,但这是一种新生力量,这是一种进步大势的集聚。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辛亥革命最终推翻皇权专制社会,《红楼梦》也是功不可没。(武汉市军休一中心 张传真)

 


版权所有:湖北军休网 鄂ICP备11008194号 您是本网站第1469103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