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流金岁月
大哥的军旅生涯

时间: 2018-11-27         浏览次数:111

 大哥黄忠国1935年出生,比我整整大10岁。1955年入伍的义务兵,当时只有20岁,家境贫寒,成天饥一顿,饱一顿。赶上政府征兵,国家正宣传实行义务兵役制,他报了名,贫农出身,根正苗红,身体合格,便顺顺当当入了伍。因为他是小学文化程度,到部队后便被分配到炊事班管伙,每天带着一大包現金去市场购物,当兵3年,没错一笔账,没贪污一分钱。
     1958年,国家遭受天灾,全国闹饥荒,祖父祖母都得了浮肿病,尽管政府也采取了一系列救助措施,把浮肿老人集中在一起供应豆汁,享受一般人无法享受的待遇,还是没有挽回两位老人的生命,祖父母相隔一天亡故,村里念及我家是军属待遇,给两位老人做了个薄匣子(棺材)草草埋了,这两个薄棺材共30多块钱,是大哥从微薄的津贴里省下来的。当兵3年有个探亲的机会,他带回来这笔克勤克俭省下的钱还了棺材账。父亲是个出了名的忠厚老实人,做了几十年的泥瓦匠也没能给自家盖一间像样的房屋,觉得对不住大儿子。大哥安慰父母说:“只要他好好干,会有好日子过的。”
     大哥义务兵3年,当了3年伙头军,混了个上士军衔,转业到了中国科学院内蒙古石油考查队,生活的质量发生了变化,最大的变化是吃不饱饭了,他的工作范围就是随考查队跋涉在沙漠里选点打井,一年只有半年时间住在北京科学院的宿舍里,他蒙生了回家的念头,1962年冬天他丢了工作,回到家中。农村里的日子也不好过,他回到家以后,仍然受着饥饿的威胁,为了生计跟本村的几个人跑起了生意。从本地买了烟叶揹到山东地面去卖,挣点少许的差价。时间不常,便被戴上“投机倒把分子”的帽子,说他不安份守纪,他当然不服气,便与当地干部产生了嫌隙,个别干部总嫌他刺儿头,他也看不惯个别干部横行霸道的行径,一来二去,形成了对立。
     一次,村里有一户人家的树木被人夜里伐走了,村里抓住一个光棍汉拷打,叫他咬定是黄忠国让他干的。于是,村干部就把大哥叫到了大队审问。大哥无端遭此污辱,就与审讯他的人发生了争执,村干部一看阴谋没有得逞,想借助公社派出所的“武力”来整治他,但是因没凭无据,派出所也无能为力,此事不了了之。有位与大哥同年入伍的战友调到公社当书记,战友聚会时,得知他在农村遭此不平待遇,就想把他调出是非窝,正巧手里有个煤矿招工的指标,就点名特招黄忠国。村干部一看此情就捏造罪名给他,并抹黑他社会关系,说他祖父曾做过乡丁,属历史不清。试想,一个五十年代的义务兵,敲锣打鼓,掛红花骑高头大马离村,家喻户晓,家庭享受多年的军属待遇,現在突然来个历史不清,何其荒唐!更加机缘巧合的事也随机而生了:我家同宗胞弟是六六届高中毕业生,已在村小学任教,与村书记的关系很好,上头分下来一个大学招生名额让胞兄弟填了表。两份报表一起交到了书记办公室,书记手拿两份登记表作了详细地对照后,勃然大怒,同父同母亲兄弟,弟的表上填社会关系是:历史清白。哥的表上填了:历史不清。这不是胡闹台吗?明明白白在整人。公社没有让小人阴谋得逞,大哥被招到煤矿,做了工人。
     无巧不成书,矿长也是他的战友,知道他在部队的清廉,就安排他在煤矿后勤做管理,从此他才脱离苦海,且先后把在农村的几个孩子安排上矿工作。
如今大哥已83岁了,享受着煤矿老工人的待遇,每月两千多块钱的养老费,老伴已死多年,他随小儿子生活,提起往事,心态平衡了很多,因为当年整他的那些人,死的死了,活着的也过得不如他幸福。他是个老兵,时刻关心国家大事,教育儿孙要学会感恩,不忘毛主席的丰功伟绩,世世代代忠于共产党。今年小儿子也光荣地加入了党组织,并带头做善举,为村里几位孤寡老人不时送粮送衣送温暖。多次受到市政府,市电视台采访。
     大哥一生做人很低调,凡事也看得开,他的做人准则是:少给国家添麻烦,多为社会做贡献,勤俭持家不张扬,忠厚待人传家远。(武汉军休三中心  黄兴洲)

版权所有:湖北军休网 鄂ICP备11008194号 您是本网站第1469113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