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流金岁月
怀念红军老校长郭季田

时间: 2018-11-26         浏览次数:87

 

 一九五一年,各兵种、各军区部队相继开展了文化学习运动,有的办文化夜校,有的办文化速成中学。当时我在通讯学校二大队四中队做文书工作,业余时间参加学校办的文化夜校学习。校长郭季田也参加了夜校学习。我与校长的座位相临,校长遇到难认的字和难写的字就问我,我就帮他认,帮他写,日久天长,相互之间成了知己,我每天都帮校长倒开水、换热水。校长亲切地称呼我为“小毕”。

 一九五一年十一月,我被评为学校的模范工作者,校长带我参加了华东军区直属部队第二届英模代表大会,受到了陈毅司令员和谭震村副副委的接见并令听了陈司令员和战斗英雄魏来国的报告,在两天的会议中,使我深受激励和教育,与英模们相比,我找到了差距和不足。暗地下定决心,回到工作岗位后,要认真学习首长讲话精神,认真学习英模先进事迹,把工作做得更好。

 一九五二年六月份,我与郭季田校长又一同进入了华东军区速成中学学习。我是离职学习,校长是在职学习。一九五二年的十一月份,通讯学校改为雷达学校。郭季田校长也顺理成章的成为雷达学校的校长,后来因文化速成中学,由南京市搬迁到安徽省芜湖市,郭校长就退学,回学学校工作。一九五四年,文化速成中学毕业后,我回到雷达学校政治部干部处工作,因工作需要,我经常到校长和政委办公室请示汇报工作。校长还是亲切地称呼我为“小毕”。

 一九五四年,军队实行军衔制之前,有大批军队干部转业到地方事业单位工作,支援地方经济建设,郭季田校长就是其中的一个。他转业到湖北省武汉市中原机械厂提任厂长工作。中原机械厂是专为部队生产各种通讯设备和器材。郭校长在部队时专为部队培养技术干部转业到地方后又专为部队生产各种通讯器材设备,继续为部队建设做贡献。

 老校长离开部队时,学校派我护送他到新的工作岗位。在乘船去武汉的四天三夜里,老校长给我讲述了他给地主家当长工和参加红军的艰难岁月,十八、九岁的时候,因为家里太穷,为了活命,父亲把他送到地主家当了长工,为地主家喂猪、放羊和下地干农活。天不亮就得起床,为地主家打扫前后院子,每天吃的是地主家吃剩下来的饭菜,经常吃不饱肚子。一九三二年红四方面军,路过我们家乡时,我从地主家跑出来参加了红军,跟随部队在川陕边区,与国民党部队打仗,在长征路上我是电台的马达手,专为电台提供电源。一九五八年,雷达学校在南京搬到武汉市后,我去中原机械厂看望老校长,见面时,他还亲切的称我为“小毕”。他的家在厂外家属区,厂内给他一个单间休息室,室内有一张单人床,两把椅子,一个双人沙发,一个三抽桌子上放了一台收音机。我感觉到室内的设备很简单,很朴素,老校长还是老样子,但是他瘦多了,老多了。

 我是一九四九年三月一日到通讯学校学习,在学校学习和工作的五年中,我感到很愉快、很幸福、很受教育、很有收获。我们的郭校长是一位老红军、老革命、老干部、老党员。我从他的言语和行动中学到了他平易近人,宽厚待人、诚实做人的品德;学到了勤俭节约、艰苦朴素的光荣传统;学到了忠于党、忠于人民、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老校长的身影牢记在我的脑海里,留印在我的心中,总是怀念着他。(武汉市军休一中心 毕庶珍)

 

版权所有:湖北军休网 鄂ICP备11008194号 您是本网站第1469103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