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流金岁月
忆随老红军政委陈福初将军同游张家界

时间: 2018-11-23         浏览次数:105

 

 陈福初将军是1931年参加革命的老红军,参加过鄂豫皖苏区反“围剿”和长征,屡建战功,1955年授少将军衔。他是我所在部队下达新番号后的首任部队长,我入伍时他早已调到北京任部副政委,后来升任第二政委。在我们部队1969年由汉口移防荆门前,他曾几次来我们部队指导工作,每次来都要到每个办公室看看。他个子不高,身体微胖,脸色红润,一口黄陂口音。但那时我们对上级来的首长只有仰视的份儿,因此与陈政委没有直接交谈接触的机会。但他给我的印象并不是居高临下,而是透着一股亲切劲儿。

 在陈政委退出领导岗位十多年后的1993年,我们部队新组建前的筹备机构“联合办”特意邀请陈政委与其夫人徐虹政委、贾朝群部长夫人杨秋洁政委等来我们部队看看,并计划组团陪同老首长一行到张家界一游。联合办通知所有高级职称人员参加,我也有幸参加了这次到张家界的旅游。

 到张家界后,在游览一个峡谷时我随陈政委等老首长一路。跟在陈政委身边步行,原想可以在必要时帮扶一下。但陈政委虽已80高龄,而且动过癌症手续,但他仍然精神抖擞,走路非常利索。也许是老首长已离休的缘故,我与他们结伴游山玩水在心理上不但没有什么负担,反而觉得越来越亲近。峡谷长有几公里,我们一直不紧不慢地走着,一边欣赏和指点两侧陡峭山峰上的奇观异景,一边不停地闲聊。陈政委问我:“听口音你是湖南人吧?”我回答说是湖南益阳人。陈政委就指着她的夫人徐虹政委说:“她与你是老乡,湖南澧县的。”我说:“湘江和澧水都是流向洞庭湖。”陈政委随即诙谐地说:“共饮一湖水嘛!”徐政委打趣说:“别人听了以为是共饮一壶水呢!”引得大家开怀大笑起来。我曾听说陈政委患癌症动过手术,恢复情况很好,便问他怎么对付癌症的?他说了很多,主要意思是精神加科学,当然,他性格平和、乐观豁达也是战胜癌魔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交谈过程中,我发现陈政委的思维仍然很敏捷,对我们部队的恢复组建和业务发展有独到的见解,更是对历史上的一些故事娓娓道来,使人听得入神。经过一天的相处,我与陈政委、徐政委、杨政委等老首长已经没有什么隔阂,像朋友一样有说有笑,并一起享受大自然的旖旎风光。

 在1999年我们部队成立50周年庆祝活动之前,我参加了部队史资料的收集和整理工作。政治部曾派专人到北京采访过陈政委,将录音整理成了文字材料,我在学习陈政委的一段录音文字时,有一个史实不太明白,就是他在当我们部队首任部队长时,为什么会为一份材料向叶剑英元帅请示,便给远在北京的陈政委打了电话。发现他记忆力很好,在电话那头一口就叫出了我的名字,并给我解释了个中的原委,同时询问了我们工作的进展情况。

 可敬的陈政委于2006年辞世,享年93岁,作为一个癌症患者可以说创下了一个长寿的纪录。因为陈政委生前曾希望自己去世后将骨灰埋在家乡黄陂,所以我在2009年再一次编写部队史时给陈政委的儿子打了个电话,询问有关情况。他说老人的骨灰暂时安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已与黄陂方面联系好,不久即可移往黄陂革命公墓。

 2010年,陈政委的夫人徐虹政委也与世长辞。后来听说陈徐两位老首长双双于2010年5月移梓黄陂,实现了这对老革命夫妇的遗愿。(武汉市军休四中心  张晏清)

 


版权所有:湖北军休网 鄂ICP备11008194号 您是本网站第1469101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