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流金岁月
吾童年一件难忘的趣事

时间: 2018-11-21         浏览次数:111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吾又年近古稀了,想想自己的童年,虽然生长在条件十分艰苦的大山乡村,但农村人也有农村人的喜怒哀乐,特别是在那无忧无虑、极其美妙的童年。也像一个五味瓶一样,心中珍藏着“甜、酸、苦、辣、咸”五种味道,每一种味道都令我回味无穷、记忆犹新。

 在我的记忆中,莫过于是自己还只十二、三四岁的时候,每年春节都参加了本大队(现在是村)的春节文艺宣传队,用农村人的说法当时叫做“玩灯”,每年从“初一”玩到“十五”,“玩灯”成了我们乡村的一种民俗文化,特别是每到春节,这是我的童年最有趣、最难忘、最有意义的美好回味,既活跃了农村的精神文化生活,又宣传了党的方针政策,更广泛的接触社会、广泛的结识朋友的美好生活。

 当时我们大队春节业余宣传队的主要组织者是大队书记侯福顺的二女儿侯双厚。在我的记忆中侯双厚是一位活泼开朗、能说能唱、有组织能力、聪明漂亮有才智,人缘也好很有亲和力的“开心果”,大家都很喜欢她。我们大队的春节业余宣传队就是在她的精力组织下蓬蓬勃勃开展起来了。宣传队的主要成员还有她的两个妹妹侯群厚、侯敏厚,在就是我们小队(组)的一帮中青年人,最长的有胡知忠和胡知举,他们是我们的老一辈,用现在的话说他们是非物质文化的传承人,在就是有我们这一辈人既:胡自治、胡东治、胡春治、胡香治、胡秀治(宋发秀)、胡方治、胡桂治以及我和大哥胡安治等等,还有四小队(组)的彭在良等为宣传队主要成员,我当时年龄虽不大,但也算是一个主力队员。我们这些人除了组织锣鼓乐器、唢呐外,还要担负一些文艺节目的演出。主要内容有“舞狮、舞龙、鼓儿车、划彩船、打莲响、踩高跷、打三棒鼓、三句半以及适合农村喜闻乐见、自编自演、短小精悍、于教娱乐的文艺节目。由于我们大队的春节“玩灯:很有特色,在全公社(乡)很有影响力,所以,除了在本大队演出外,有时还被临近其他乡村邀请去演出。宣传队每到一地都是锣鼓喧天、各种各样的彩灯,分外热闹、气势磅礴,社会影响力很大。

 在我们那个年代,“玩灯”是我们巴东农村过年期间及元宵节前后规模最庞大、最隆重、最热闹的民间娱乐活动。特别是舞狮其外貌和真狮相似,全身用染为深绿或金黄色的苎麻,缝缀于双层厚布之上,梳成毵毵浓密的狮身,头部庞大狰狞,猛厉可畏,血盆大口,可张可合,项挂一串铜铃,摇摆得响声震 耳欲望。舞时,由两人配合,一人执头,一人做尾,在后边的人跟着狮头动作,亦步亦趋,行动迅捷,尾巴不停地摇晃。狮子大嘴片刻不息地一张一合。另一个引狮人,武士打扮,身穿密纽扣的唐代灯笼裤衫,红条束腰,青帕裹头,足登快靴,手拿绣球,在狮前引导,并先开拳踢打,蹦蹦跳跳,以诱狮子起舞,引得狮子张牙舞爪,忽而翘首仰视,忽而回头低顾,忽而卧地匍匐,忽而摇头摆尾,既有舐毛、擦脚、搔头、洗耳、朝拜、翻滚、跌扑等,模仿动作上也有上楼台、过天桥、跨三山、出洞、下山、滚球等技巧,其动作活泼逼真、惟妙惟肖。

 时间一晃五十多年了,自己常常想起参军前在农村的岁月,虽然条件艰苦,但苦中有乐,不知愁和累。记得有一年我回家探亲,很想看一看农村的春节玩灯,可现在有点知识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去了,在家的基本上都是老年人和小孩儿们,没有人热心来组织也就没有“玩灯”的了,这应该说也是一种遗憾。随着年龄增长现已近古稀,二老走后近几年吾也很少回家乡去,不知家乡农村的春节“玩灯”进展如何?真诚希望农村也要把这喜闻乐见的精神文化生活开展起来,把非物质的文化传承起来,在建设物质文明的同时,也要大力建设精神文明,让广大劳动人民在党的十九大精神指引下,更加高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坚持五位一体,强化四个自信、增强四个意识,把社会主义的新农村建设得更加美好。(恩施市军休所 胡全治)


版权所有:湖北军休网 鄂ICP备11008194号 您是本网站第1469105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