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流金岁月
从仆工到上甘岭功臣

时间: 2018-11-09         浏览次数:94

 

 我是1931年2月15日出生在湖北沔阳杨林乡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16岁到百胜庙举人家当仆工。举人家是地下共产党秘密活动的场所,举人之子闻善和学识渊博,受共产党的思想熏陶,舍去丰厚的万贯家财,投身到革命队伍中。闻家的革命壮举、思想行为,给我心里播下了革命的种子。

 1947年冬天,我回家途中被国民党军队抓去当壮丁,驻扎在监利县附近。这支队伍系国民党的一个独立团,经常串乡入户,倒米、倒油、倒盐,当地百姓称之为“倒三坛”。 “倒三坛”横行乡里,强奸民女,枪杀无辜,无恶不作,丧尽天良。我看在眼里,恨在心头。

 不久,把我调到敌团部警卫连当哨兵。连长姓刘,系沔阳杨林乡人,与我是同乡。一日黑夜,细雨濛濛,刘连长借查哨之机特约与我相叙,连长的言外之意,使我心领神会。原来,刘连长是共产党的地下党员,我分外高兴,欣喜若狂。几天后,刘连长安排我担负运输敌军情报和共产党游击队联系的任务,接头的人是游击队队长杨青龙。

 1948年3月14日夜,中原野战军和天门、监利、沔阳的野战军指挥部合计两千余人,全副试装,以战斗姿态开赴到监利火坝堤红城镇。领军打头阵的是游击队队长杨青龙,按约来到我所在的第一哨卡,我立即让道,并在前面引导开路。游击部队很快越过壕沟和道道关卡,势如破竹,通行无阻地将敌军团部层层包围。此时,敌军的武器仓库和各个哨卡,全部由解放军持枪接管。

 至此,国民党的陆军独立团被彻底瓦解; “倒三坛”在监利一去不复返。当时,我在哨卡敌人的心脏输送情报,为解放军大部队保驾护航,刘连长向我伸出大拇指,夸奖我“功不可没”。此时,我的心情激动,万分高兴,在刘连长的引荐下我如愿以偿成为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原野战军战士。

 1949年2月至4月,各野战军在休整中实行整编,我所在的部队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同年4月20日,随刘邓大军参加了渡江战役。

 1949年5月,渡江战役胜利结束。我从部队复员被分配到监利县兵役局工作。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10月8日,毛主席向全国人民发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伟大号召。时任监利县兵役局正科员的我,第一个报名参加志愿军,首批赴朝参战。当时,我被编入中国人民志愿军15军45师133团2营6连。

 司令员彭德怀、军长秦基伟、师长崔建功、团长冯振业、营长张广生、连长万福来。至今,我仍铭记着各级首长的名字。在众多的志愿军战士中,我最熟悉、最敬仰的战友是黄继先。

 黄继先和我是一个连队,在同一个山头的坑道里过着共同的军营生活。1952年7月4日,黄继先和我随133团行军训练。

 在1952年的秋季工事中,营部组织官兵观看苏联卫国战争电影《马特洛索夫》,我和黄继先、肖登良、吴山洋等战友并排坐在一起,看后深受感动,纷纷发出誓言:“要像苏联卫国战争英雄马特洛索夫那样,临危不惧 ,赴汤蹈火,用鲜血和生命捍卫朝鲜,保卫祖国。”

 我们虽然生活在坑道里,但是,守坑道口的战士仍有一些伤亡。下午三点多钟,敌人又连续投手榴弹进来,随着爆炸声,有一股股黑烟和熏人的硫磺味扑进坑道里。“硫磺弹!快防备!”随着连长的大声叫喊,坑道里面聚满了黑、黄色的浓浓烟雾,连灯光都看不清了。人们用准备好的、涂着肥皂的湿毛巾,捂着鼻子伏在地下。我是守坑道口的机枪射手,口袋里也有湿毛巾,可是不能随时利用,因为在那样大的烟雾下,如果敌人趁机用炸药包炸坑道口怎么办呢?关键时刻,不能考虑自己的生死存亡!我只能眼睁睁地让浓烈的硫磺味顺着鼻孔往里头钻,熏得脑袋又痛又胀,喉咙里像吞下了烧红的木炭一样难受。就在这种处境下,我要不断向外射击,打完一梭子子弹,我已感到昏昏眩眩,站不稳脚,当我弯腰去取预备子弹时,几乎栽倒在地下,我朦胧片刻,竭尽全力装上了第二梭子弹,继续坚守在坑道口机枪射手的岗位上。

 1952年10月19日晚上,我所在的二营奉命向上甘岭三个高地反击,在通过两个山头的山梁上,我营一举攻下4号537.7高地和5号537.9高地。还有539.7高地被敌人死守。营部通讯员黄继先在侦察中发现了敌人暗处火力点,敌人凭着暗处碉堡火力点,不停地射击,阻扰我军进攻。在这个紧要关头,黄继先挺身而出,第一个举手投名爆破火力点,紧接着我和肖登良、吴山洋纷纷请求参战。经营长张广生批准,连长万福来立刻任命黄继先为爆破组长。随即,黄继先带领我们攻下两个火力点后,吴山洋不幸牺牲,我和肖登良身负重伤,被抬上担架。敌人最后还有一个碉堡火力点,仍然疯狂地射击火舌,迫使我反击部队受阻。这时,爆破组只剩下黄继先一人,他强忍着腿部和胳膊中弹的疼痛,奋不顾身,毅然决然扑向那个凶恶的碉堡火力点,堵住了敌人的枪眼。

 刹那间,我反击部队像一阵旋风冲过了这条通道。勇士们箭步如飞冲向539.7高地,风驰电擎地奋勇反击。从此,朝鲜最高的山头539.7上甘岭高地被我军占领。黄继先堵枪眼的故事,就是在此高地发生的。

 壮烈殉国的黄继先,安卧在敌人的碉堡火力点射空处,他的胸膛被罪恶的枪弹打穿了一个拳头大的透空血洞,身上还有8个弹枪眼,严寒的冰天雪地,把他浸满鲜血的棉衣、棉鞋冻得硬邦邦的,凝固在朝鲜的最高国土上。此时,我的心情十分沉重,抚摸着英雄黄继先的遗体,万分悲痛。而后,总部把黄继先的遗体埋葬在上甘岭五圣山最高处,我和战友们默默向黄继先鞠躬致哀。

 1953年春,我们部队留守在朝鲜西海岸,志愿军总部授予黄继先特级英雄称号,给我和肖登良记一等功。同年7月,我在朝鲜三八线上,举手宣誓加入中国共党。

 1957年3月,我复原回家,而后,被沔阳县委县政府安排在杨林区武装部工作。(武汉市军休五中心 余云龙(口述) 胡西荣(整理))

 

 

  


版权所有:湖北军休网 鄂ICP备11008194号 您是本网站第1453590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