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流金岁月
一张空间深处的老照片

时间: 2018-09-29         浏览次数:174

 

     回忆我八十三岁的人生,出生在旧社会,成长于新中国,业绩与祖国同行。纵观83年的阅历,好比一个熔炉里锤炼的灵魂有优有劣,又像变戏法那样变幻莫测,有点时而传奇时而平淡。真是经历坎坎坷坷,成长起起伏伏,家庭喜喜忧忧,成就好好淡淡,拿不上桌面,算不了优秀。  

当自己不知不觉的感到,已快走完人生尽头的今天,有必要做一些料理后事的准备工作。于是,就翻箱倒柜清理起保存至今的各种物品。不久,从中发现了一张压在相册底部,珍藏近六十年空间深处的老照片。那是我们一军26位战友,在58年前,赴成都军区参加西藏平叛战斗,路过泸定大渡河铁索桥的集体合影留念。这张老照片,见证了我们所谓学生兵“三门”干部(学校门、机关门、基层们)在出征时的形象。此时,我人生记忆的长卷闸门再次被打开,往事浮现历历在目:

 郑州配发武器出征。1960年2月底,隆冬刚过,我们陆一军的26位战友,分别从安阳、商丘、明港三地赶来,在军党委指定史玉孝、我、伍生华共同负责牵头下,到河南郑州省军区集结。尔后,在武汉军区工作组统领下,由河南省军区张树芝副司令员进行出征前的战斗动员。第二天,举行了个人配发武器的仪式,我挎上了冲锋抢。这是我入伍提干近十年来,常年佩戴手枪之后,第一次从普通一兵姿态佩戴木托冲锋枪,感到又新鲜又神圣,真像战斗的号角已发出警报,挎上冲锋枪,踏上祖国召唤的战场,告别亲爱的家人,肩负着人生锻炼意义非凡的一种强烈责任感,深感“出征光荣”。

 接受成都军区司令员亲切接见。1960年3月初,在武汉军区工作组的统领下,在郑州共集结一百多位战友(包括我们一军的)去执行下连当兵赴西藏平叛的任务。经过战前动员和配发武器后,乘火车到成都军区报到。就住于成都军区招待所。当天晚上,成都军区首长、机关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会宴请了全体下连当兵赴战的成员。在宴请席间,贺炳炎司令员提议和主持人一起,并大声说:“请一军的全体同志站起来”, 接着,贺司令员亲切地走到我们桌旁,向每一个桌上的成员敬酒,并带着微笑说:“见到你们很高兴,这次下连当兵打仗,您们可不能当孬种,更不能给一军丢人啊!”“老军长”的殷切要求,既是我们出征的动员令,又是我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传统榜样。我们一军战友身上就像一股热流涌上心头,给了大家极大的鼓舞,大家纷纷表示一定完成好下连当兵平叛的光荣任务,决不辜负“老军长”对我们的信任和期望。可惜,当年十一月我们圆满完成任务回到成都后,还来不及向老首长汇报时,就得知贺司令员已逝世了,真感到遗憾极了,我们好怀念“老军长”啊!

 汽车艰难翻越二郎山。到成都军区的第三天拂晓,凌晨五时,我们一军战友同乘一台美国大道奇汽车出发,沿川藏公路行军,经雅安、天全、泸定、雅江向目的地巴塘开进。整整七天的连续行军,在崎岖不平的碎石盘山道上行进,颠簸难受,腰痛腿酸,还不时遇到风沙尘土的吹袭,让人难受得快要窒息。每到一个兵站下车休息时,相互看看对方,全身都沾满了一层薄薄的尘土,每个人的脸都变成黑的了。我脖子上围着的白色军用毛巾,在行车的第一天,就变成棕灰色了。由于大家不适应高原低温缺氧,不少战友开始嘴唇干裂头晕。到兵站休息时,大家食欲大减,想呕吐,当晚睡不着的越来越多。除此之外,在我记忆中,最难忘的,算是翻越二郎山,那时,简易公路正值冰冻封山季节,我们又是夜间行进,加之道路既窄又陡,上下坡弯多侧滑,有时汽车打滑难刹,上级为了行军安全,决定我们人车暂时分流,车队先行,人下车步行跟进,遇到车辆打滑前进不了,我们立即推车、拉车前进。就这样,总共约十几公里的行程,人护送着车,缓慢地沿着盘山道上坡又下坡,整整走了一个通宵,到次日天蒙蒙亮,才艰难翻越了二郎山,赶到泸定兵站休整。那时,恶劣的环境变化,正考验着我们每一个战友出征的决心和意志。

 在泸定休整小结。我们经过一周汽车的连续行进,到达了泸定兵站。尔后,休整两天。一是恢复疲劳的身体并组织行军小结;二是参观红军长征遗迹,实地进行红军传统教育。当第二天,我们战友集体亲临泸定铁索桥,目睹红军长征强渡大渡河的现场时,感慨万千。大家看到面前脚下的大渡河,汹涌的激流和巨浪顷刻而过,发出咆哮震耳的波涛声为之惊险,长长的铁索桥架在离河面一百多米的高空实为壮观,我们26人集体走向桥中央时,立即感到桥面在摇摆,引发大家不由自主的晃动起来,真有点儿吓人,可想当年红军在没有桥板和敌人在枪林弹雨双重压制下,还要强渡大渡河是多么艰难!多么神勇!他们大无畏的战斗牺牲精神,深深感染着在场的每一位战友,为此大家提议照一张集体合影留念,作为向红军学习致敬的永久纪念。于是,就有了这张保存至今的老照片,在后排左起第一人就是我。今天,自己回忆起来,还特别有劲自豪。 

 在泸定第三天清早,我们汽车向目的地巴塘进发。当天傍晚,到达了巴塘康定军分区内卫步兵第4团团部。我牵头负责的陆2师一个班8人(有军直的两人),被分配住在一幢石墙木质结构的藏族民宅的二层楼房。大家睡在二楼地面楼板上,要上下楼就得爬简易自制直径30公分的独木梯子,很不习惯,得特别小心。房屋四周只有一个直径约50公分的窗户,感到光线昏暗,空气不够流通。我们由于疲劳就在晚上八点睡下了。第二天,团部派一名参谋领着五连连长程来保和一个加强班的战士来跟我们接头。程连长详细介绍了敌情、我情和地形近况,指出本连作战范围是:理塘、义敦、波密、乡城地域。接着,便宣布我分到了2营5连2排5班当兵,要上缴冲锋抢,换成苏式带刺刀的步枪,配发子弹150发,手榴弹4枚,干粮大米15斤,个人总负重约45斤,待换装完毕,程连长就带领一个加强班战士护送我去义敦连部。经过两天昼行夜宿的徒步行军,翻过两座海拔4000多米的雪山,我下连当兵的战斗生活就此开始,真正考验自己体力和意志的时间到了……。

 尽管我人生变老的时候需要心态平静,但时光倒流的一张老照片,且激起我的思绪浪。真是岁月穿梭时空,人生珍重回忆。即使到了老年,回忆往事也还是很有味道的。我感到有回忆而厚重,珍惜每一个难忘的时光,才使人生更有价值,人生更有光彩。这张老照片的重现,大大化解平衡了我人生曾经产生过的失落感,使自己觉得我的人生最终还是赢了。(武汉市军休四中心 周义仁)


版权所有:湖北军休网 鄂ICP备11008194号 您是本网站第1449281位客人